遼寧分社正文

攜號轉網:規則很簡單 實施很復雜

科技日報 2019年11月15日 09:03

  本報記者 劉 艷

  11月30日前,一直采取分區域逐步開放策略的攜號轉網業務將在全國鋪開。我國三家電信運營商11月14日同時在官網公示了《攜號轉網服務實施細則》。

  作為一項惠民服務舉措,攜號轉網業務的規則其實很簡單:投奔新電信運營商的用戶,原號碼保留;用戶轉出的電信運營商不得拒絕、不得強留用戶的離去。

  工業和信息化部印發并將于12月1日施行的《攜號轉網管理規定》(以下簡稱《管理規定》),雖然為電信運營商劃出了服務紅線,但屬原則性框架,與攜號轉網業務相關的服務規范,乃至游戲規則需要電信運營商、增值業務提供商和監管部門共同完善。

  部分服務可能下降 責任不清難免扯皮

  從三家電信運營商攜號轉網業務的必要條件看,用戶申請攜號轉網業務時,要由轉出方確認該用戶是否具備轉網資格,欠費、在網約定期限協議未到期、入網不滿120天的用戶不能辦理此項業務,衛星及物聯網用戶、虛擬運營商用戶也不在可辦理攜號轉網業務范圍內。

  《管理規定》明確,攜號轉網用戶為轉入方的新入網用戶。這意味著,過往服務你的電信運營商也將了結你此前的相關權益。當然,你也將在新電信運營商那里獲得“新用戶”的所有禮遇。

  “電信業務經營者應當通過適當方式明確告知用戶辦理攜號轉網服務可能面臨的風險和損失,并獲得用戶確認”,《管理規定》將此條單獨列出。

  攜號轉網業務雖有“綱性原則”,但具體操作涉及情況相當復雜。如通信行業專家項立剛所說,“風險和損失在何處,每家運營商面臨的情況不盡相同”。

  從前期推出攜號轉網業務的省市看,有可能會有不盡如人意的事情發生。比如,轉網成功后,儲存在SIM卡里的號碼、短信將被清除;第三方軟件有可能識別不出你的“身份”,收不到驗證碼,等等。

  通信行業著名專家寧宇對科技日報記者說:“有些問題好解決,比如,剩余話費、用戶積分等福利用完再轉,重要信息提前備份。但是,涉及靚號、提前解約等問題的規則明晰需要多花些心思。此外,諸如出現服務阻斷應該誰來解決等相關責任若界定不清,難免出現扯皮,需要監管者、運營者乃至第三方機構協商規則。”

  碼號識別是焦點 增值服務是突出困擾

  此時,距離“攜號轉網”方案在天津和海南首次啟動試點工作已過去了9年。攜號轉網很難嗎?是的,相關技術細節非常多,碼號識別是焦點。

  “攜號轉網的設計十多年前已完成,但那時還是話音時代,主要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用戶變更電信運營商后依然能被尋呼到。”寧宇介紹,根據我國的技術標準,手機號碼前幾位代表不同的電信運營商。電信網絡根據號碼前三位,就可以確定電話來自哪家電信運營商(虛擬運營商出現后需判斷到第四位)。比如,用戶呼叫中國移動的號碼,通信網絡把電話接到中國移動網內,再由中國移動的網絡尋呼這個用戶。

  寧宇說:“攜號轉網業務出現后,已不能簡單憑號碼判斷呼叫來自哪家電信運營商的用戶了,這意味著所有的通話都要變更接續流程。需要建立一個公共數據庫,記錄具備轉網資格且提出申請的號碼并同步給三家電信運營商。不僅改造量大、成本高、牽涉范圍廣,還可能影響通話接續質量和時延,這是攜號轉網業務在電信運營商方面頗有爭議的關鍵原因。”

  我國承擔這項工作的是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以下簡稱信通院),工業和信息化部表示,各電信企業和信通院已完成攜號轉網系統的建設改造,相關系統于11月10日上線試運行。

  寧宇說:“用戶未必知道,移動號碼+短信驗證碼這種便利而安全的注冊方式可能給將來的離網、轉網帶來麻煩。”

  因為銀行等機構及互聯網企業也要根據用戶號碼判斷把短信發給哪家電信運營商。用戶雖然通過移動電話號碼進行了實名制認證,但電信運營商卻不知道用戶何時何地注冊過何業務,用戶銷號時自然無法提醒用戶取消注冊關聯信息。網站也不知道用戶銷戶,不能解除此前與用戶的綁定。

  怎么解決?寧宇說:“讓銀行等增值業務和服務也接入信通院的系統并升級改造,加一次攜號轉網用戶的判斷。”

  為解決攜號轉網工作這一突出困擾,信通院成立了產業組織“碼號服務推進組”,但從我國日漸豐富的增值業務不難想象,這將是一項海量工作。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