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分社正文

海上桃花源 生態覺華島

遼沈晚報 2019年12月15日 08:54

  原標題:海上桃花源 生態覺華島

  曾獲“中國十大美麗海島”微信投票第一

風景秀麗的葫蘆島興城市覺華島。遼沈晚報、聊沈客戶端駐葫蘆島特約記者 靳詩宇 攝

  提起葫蘆島市興城覺華島,很多人都知道它是遼東灣最大的島嶼,素有南有普陀山,北有覺華島之美譽。覺華島原名菊花島,古名桃花島,又稱大海山。傳說,戰國時代的風云人物燕國太子丹刺秦失敗后曾逃于此島避難,當時島上桃花遍地,蜂嬉蝶舞,太子丹便賜名桃花島。

  相傳金庸在《射雕英雄傳》中描寫的桃花島即是此島。據《奉天通志》記載:淘河島一作桃花島,或謂今覺華島,后來又有“桃花浦”等稱謂。覺華島之名始于遼代,當時島上佛事興盛,“覺華”之名即與佛教有關,至今覺華島上還生長著108棵古代菩提樹。晚清時期,覺華島被地方官員登記為菊花島,2009年又恢復了遼金時期的覺華島稱謂。公元1014年,遼圣宗耶律隆緒為紀念在此島傳道的老師覺華和尚便賜名覺華島,因此號稱千年佛島。1922年,被地方官登記為菊花島,

  目前覺華島下轄菊花街道辦事處,分南、北兩個行政村9個自然屯、轄區含張家山島、楊家山島、磨盤山島三個離島及周邊海域。全區規劃面積15平方公里,海岸線長27公里。覺華島上1092戶、3200多名原住民,衣冠簡樸古風存,千百年來一直過著柴扉盡敞、路不拾遺、耕海牧漁的桃源生活。

  2015年,在國家海洋局“美麗海島”評選活動中,覺華島從全國97個參選海島中脫穎而出,高居“中國十大美麗海島”微信投票榜第一位。

  覺華島人類文明至少有四千余年

  覺華島與海水相依相伴了幾千年,無論過去還是現在,去往島上都需要乘船。坐在船上,望著波濤洶涌的大海,伴隨著時而飛翔的海鷗海鳥,可以任由人的思緒盡情馳騁飛舞,對海島的懷古幽思之情更讓人心生無限遐想。

  那么海島上究竟什么時候有了人類活動,對眾多慕名而來的游客來說有如一團迷霧。因為當地的旅游宣傳品上大都寫著遼代在這里建有城池,并興修了大龍宮寺等宗教建筑。遼寧省歷史學會理事、葫蘆島市政協文史辦副主任張愷新對覺華島歷史鉆研多年,他告訴記者,有關覺華島幾千年前的歷史訊息,由于目前沒有發現文字資料可供查證,只能依賴于考古調查。前些年,考古工作者在覺華島東南部的風涼山上發現了多件石器,經考證是距今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的磨制石器,其中比較珍貴的有兩件:一件是半截石磨棒,選材是白褐色砂巖,質地較粗糙,發現時截面略呈三棱形,兩端稍細,這件石磨棒殘件存長12.5厘米,最大直徑6.5厘米,是遠古時期人類的生活、勞動用具;另一件是在風涼山陰坡發現的一件石斧,也比較珍貴,這把斧子是用黑灰色硅巖石磨制而成,比起石磨棒要精細得多。雖然經歷4000多年的滄桑,斧子的刃部在出土時仍顯得很鋒利。遺憾的是,由于歷史的變遷,這件石斧也殘缺一部分,存長6.5厘米,截面呈橢圓形。

  張愷新介紹,考古研究發現,在覺華島上出土的新石器均有明顯的使用痕跡,材質在島上都能找到,很可能是就近就地選取石材磨制的,是新石器時代人類在覺華島上勞動、生存、繁衍的有力證據,也將一些人們認為的覺華島從唐代時期開始有人居住的歷史推前了3000多年。

  張愷新拿出他2013年出版的地方史專著《往事千年》對記者說,當時在撰寫這本歷史普及讀物時就發現,從覺華島對岸興城市幾個鄉鎮發現的新石器時代遺址出土的石磨盤、石錘、石鏟和夾砂紅陶等石器、陶器可以推斷,早在七千多年前,生活在覺華島對岸的人類就已經掌握了農業耕種技術。而狐仙洞遺址出土的陶紡綸則說明,那時的人們就已經開始紡線紡織、編織魚網,因此,人類在四千多年前跨海到覺華島上生活是完全有可能的。

  探尋古時覺華島人類遷徙之謎

  由于研究覺華島歷史的緣故,張愷新幾乎每年都要去覺華島進行探訪。如今,乘坐游輪上島已經很方便,除冬季外,每天都有多班客輪往返覺華島和興城海濱碼頭之間。可在海陸交通不發達的遠古時代,人們究竟是如何登上海島呢?

  張愷新說,覺華島距離今天的興城海濱陸地約9公里,由于北方氣候條件影響,覺華島附近的海面每年冬天都要結冰,也就是通常所說的“封海”,遠古時代的人們很可能是在冬天踏冰登島,島上有足夠的淡水資源和一定數量的植被,于是人們就在島上落腳;還有很多人可能就是刻木為舟登島,后來逐漸在島上繁衍生息。目前覺華島上有一口八角井,很可能在遠古時代就被覺華島的“先民”們開鑿了,這是島上最大的淡水井。八角井雖臨近海邊,但井水甘甜可口,含有多種礦物質。每逢大旱之年,覺華島上的水井相繼干涸,唯有八角井水深如故,為這眼古井增添了神秘色彩。

  葫蘆島市歷史學會理事張志平曾在覺華島上工作過,他對覺華島的歷史沿革娓娓道來。張志平說,戰國時期,覺華島名叫桃花島。據《新唐書》記載,自漢代起,桃花島又稱為桃花浦。唐代,覺華島得到了進一步的開發,靺鞨族建立的渤海國與唐朝關系密切,桃花浦是靺鞨人通過海路與山東等地通商的中轉港口,島上經濟繁榮,為遠近聞名的富庶之地。遼代開始稱為覺華島,島上佛事興盛,廟宇香火旺盛,相繼有大龍宮寺、海云寺、風涼寺等寺廟相繼建成。據考證,遼圣宗耶律隆緒曾親自登臨該島,并留下了歷史記載。

  張愷新結合考古發現認為,覺華島在遼代不僅有寺廟,還有很多農戶和漁民在島上定居,遼代覺華島文明興盛,前幾年文物普查時發現了多處遼代遺址,出土了很多遼代生產生活用具。金代,覺華島的佛教文明得以延續,到了元代,由于覺華島遭遇兵燹等原因,不僅佛事廢弛,島上幸存的居民也大部分遷徙他方。明代覺華島上居民又有增加,但該島主要功能是作為明軍的后勤補給基地。明天啟年間在覺華島上“龍脖子”附近修筑了一座囤糧城及糧草大營,用于保障遼西地區明軍的糧草供應。

  明天啟六年(1626年)正月覺華島之戰后,覺華島上軍民遭到后金軍隊血洗,經過戰爭洗禮后的覺華島一度荒涼,民生凋敝,出現土地無人耕種的局面。朝廷為此頒布《招民墾荒條例》,一些山東、河北、河南等省的農民紛紛出關,有幾百人就遷居到了覺華島。現在,覺華島上的居民有一半以上從事捕魚業,他們基本上都是山東沿海地區移民的后裔。

  水師營巡海增添島嶼底蘊

  張愷新向記者提供了這樣一份史料:覺華島自明代納入海防體系中以后,在軍事防衛方面曾發揮過特殊作用。明代在覺華島上修筑囤糧城,清代劃定海防巡海范圍時,當時的兵部特意將覺華島設置為旅順水師營的巡海西端。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九月設置的旅順水師營曾是大清帝國北部海疆實力最強的海軍,旅順水師營的巡海范圍西至覺華島,東至鴨綠江口,南至隍城島北90里海域。

  按照清代兵部的規定,旅順水師營分左右兩營,有戰船10艘,定員500名,水師營官兵冬季在旅順港內休息,每年3月開始出哨,在劃定的海域內巡航,在沿途港口修建有簡易碼頭專門停泊軍艦。由于覺華島是旅順水師營巡哨的西端起點,在覺華島上專門修建了供水師營官兵暫住的房屋。每年水師營官兵巡哨到達覺華島后,都要上島休息,有時還要停留月余方才登船返航。到達覺華島后,巡哨的領隊軍官要在島上書寫巡航記錄,當然大多數時候都是寫著類似“平安無事”的語句。在覺華島停留期間,軍務之余,水師營官兵除了飽覽這里的秀美景色外,還經常下海捕魚捉蟹,沉浸在漁家生活的樂趣中。這種局面一直維持到光緒六年(1880年)清廷裁撤旅順水師營,從此,覺華島上再也沒有了旅順水師營官兵們的身影。

  曾作為政務接待的好去處

  作為中國近現代史史料學學會副會長,近年來張愷新收集到許多稀見史料,有些就與覺華島有關。張愷新說,清代的覺華島因為自然風光旖旎和文化底蘊深厚,成為政務接待的好去處。清代有很多朝鮮客人和路經遼西的清朝官員都曾登臨覺華島。清代嘉慶年間寧遠(今興城)知州劉大觀的著作《玉磬山房詩集》中,收錄了一首《送高麗貢使金錦汀回國》的七律詩,寫道:“覺華島上月華生,中外河山共一清。為拂客塵揮麈尾,可憑春水定鷗盟。柳絲難綰匆匆意,雁影同牽脈脈情。鴨綠江頭歸棹遠,白云深鎖鳳凰城。”

  張愷新分析,從“月華生”的景象來看,劉大觀送別這位金姓朝鮮使臣應該是在一個月夜里。當時的朝鮮使者來寧遠,劉大觀不止一次邀請他們登臨覺華島游覽。值得一提的是,朝鮮使臣金錦汀被劉大觀的盛情深深感動,還欣然和詩表達心境。

  每年吸引近20萬中外游客

  改革開放以來,葫蘆島市政府高度重視發展覺華島的旅游事業,在招商引資和社會管理方面進行了大量投入,徹底改善了覺華島的生態環境和生活環境。覺華島上著名的自然人文景觀很多,包括唐王洞、九鼎石、三面觀音、雙石礁、怪石灘、峰塔寺遺址、大悲閣遺址、明朝囤糧城遺址、史跡宮博物館、磨盤山高端國際旅游度假島等意境深遠、美不勝收的景點,無不令游人產生神奇和遐想。央視《相約》欄目、電視劇《寶蓮燈前傳》、電影《老灘》、《小島運動會》、微電影《爸爸在這兒》等紛紛來拍外景地。

  覺華島遠離城市的喧囂,島上沒有工廠企業,生態環境保持良好。置身覺華島,春聞槐花飄香,夏沐海風避暑,秋釣肥魚活蟹,冬賞菩提傲雪,絕對是親吻大海、擁抱陽光、融入自然的菩提圣境。徜徉在靜謐的環島公路,吸納山海之靈氣,靜以解憂、雅而生趣,分不清是人在仙境中,還是桃源在人間。

  時光荏苒,現如今,歷經幾千年的風雨滄桑,具有豐富歷史文化底蘊的覺華島已經走進了新時代,目前島上居民生活安寧、富庶幸福。由于海島上至今還保存著很多原生態景致和風土人情,因此每年都吸引近20萬中外游客慕名前來參觀考察和娛樂休閑。未來的覺華島將繼續依托島內自然人文景觀、生態環境和漁民生產生活特色,以“精神智慧、文化遺產、生態海島”為總體發展規劃精準定位,打造原生態的海島。

  遼沈晚報、聊沈客戶端駐葫蘆島特約記者 靳詩宇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